走进球队训练馆的录像室,奥斯丁·里夫斯坐到了后排自己那个最习惯坐的位置上。这天球队要集体观看前一场与雷霆的比赛录像,主教练弗兰克·沃格尔找到了一个片段,将画面定格,上面显示的是里夫斯防守雷霆后卫吉尔杰斯·亚历山大的场景,两人正在球场的右翼进行攻防。图片“我们应该上包夹吗?你们大家觉得呢?”沃格尔向录像室中的所有球员发问。换个角度来解读沃格尔的问题,就是他在问湖人的球员们,里夫斯是否需要帮忙,或者说,他是否能一个人搞定这个防守局面。据里夫斯回忆,第一个回答沃格尔问题的湖人球员是勒布朗·詹姆斯,他态度很坚决,认为里夫斯一个人能防住亚历山大。詹姆斯的回答,得到了多位湖人球员的响应,“不用包夹,他能防的住,”很多湖人球员都这么说。里夫斯在球队中关系最好的马利克·蒙克,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大家当时都说:‘绝对不需要(包夹)。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他(里夫斯)是一个斗士,他绝不会让任何人从他的身边溜过去。’”这次球队的录像课发生在10月底,当时,里夫斯仅仅代表湖人打过4场比赛。而他已经凭借自己坚毅的防守,以及不错的外线投射能力,在湖人占据了一席之地。作为一个从俄克拉荷马大学走出来的落选新秀,里夫斯在湖人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赢得了有意义的上场时间。就在队友们集体夸奖了他的防守能力后,坐在里夫斯前面的詹姆斯突然转过身。那一幕,里夫斯直到现在还记得,他记得詹姆斯盯着他的双眼,然后缓缓地说道:“你赢得了一枚徽章。”图片里夫斯听到詹姆斯的话之后,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詹姆斯提及的是NBA2K系列的术语,在游戏当中,每当一位球员的能力达到某个高度,他就将解锁一个徽章。而听到球队中的老大哥对自己做出如此的评价,里夫斯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也感受到了信赖和尊重。当然,所有的这些并不是里夫斯凭空获得的,而是他靠着实打实的努力与表现换来的。这位身高1.96米,体重89.4公斤的后卫,在湖人这样一支充满老将和明星的队伍中,本赛季累计出战17场,场均上场时间达到了19.7分钟。而在当地时间12月15日,里夫斯迎来了自己在NBA赛场上最耀眼的时刻。客场与独行侠一战,加时赛还剩0.9秒,他接威斯布鲁克的传球,投进了一颗奠定湖人胜局的三分球。在詹姆斯、戴维斯、威少的身边,他成为了最闪耀的那个明星。“已经不止一次,我在球场上的队友是4位名人堂级别的球员,”里夫斯说,“然后球队的第五人就是我,一个来自美国中部阿肯色中的无名小城的家伙。”图片每当提到阿肯色州,每当提到那个被他称为“无名小城”的家乡时,里夫斯总是会面带笑容。他操着一口美国南方口音,总是让人感受到他的礼貌和温暖,偶尔还会有那么一点羞涩。不过,一旦换上球衣、站在球场上,他就会换上另外一副面孔。“实话跟你说,我一直以来的心态就是:干掉所有质疑我的人。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走到这里是靠我的实力。”里夫斯的家乡还是有名字的,那是一座叫做纽瓦克的小城,人口甚至不足1200人。这里的人大部分都从事农业生产,里夫斯家也是如此,家里有大片的农田,还有上百只牛,所有的这些构成了他儿时的记忆。虽然一直都有一个篮球梦,但里夫斯觉得大部分时间那只是个梦,“(打NBA)的确是我想要达成的目标,但是我也不知道那是否有可能性,”里夫斯说。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成长环境,塑造了里夫斯的性格,以及他打球的风格。“他是靠自己赢来了如今的一切,”湖人的老将隆多说,“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没有什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有一种蓝领的心态,而且在职业生涯刚刚起步的阶段,他就已经证明了很多人在他身上看走眼了。”图片对本赛季的湖人来说,虽然队内拥有三位明星球员,但球队的捏合始终都有问题。加上众多防守尖兵的离开,这更让球队在开季阶段起伏不定。在这样的背景下,将防守视为己任的里夫斯,获得了属于他的机会。而他在场上的风格,也让很多人想到了今年夏天离开的卡鲁索。湖人助理教练菲尔·汉迪就称呼里夫斯是湖人的“新版卡鲁索”,是“自带胜利要素的球员。”但即便已经在湖人站稳脚跟,并且获得球队上下的一致认可,里夫斯却还是保持着很多旧日的习惯,并且不想改变。很多时候,当里夫斯进入球队的训练馆,他都会穿着一件胸前迎着“Jaxxon”字样的黑色帽衫,下身则是湖人队的紫色训练短裤。很多人问他这件帽衫是哪里买的,里夫斯会耸耸肩回答说:“有人寄给我的,所以我就穿上了。”今年8月,在湖人给里夫斯开出一份双向合同之后,他还坚持住在球队训练馆附近的一个酒店里,哪怕到了9月,他的合同中已经有超过100万的年薪转成了保障金额,里夫斯还是没有出去租房子住。“我不想每个月花5000美元出去租一间公寓,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就是疯了,”里夫斯说,“在我老家,租房子也就是一个月500美元,如果花1000美元就能租到非常好的公寓了。但是在这里,看看那个价格,天啊!”随着湖人将里夫斯的双向合同转为两年的正式合同,里夫斯也终于可以负担得起洛杉矶的租金了。但就算搬到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寓里,他也不打算花太多的钱来添置新家里的物件。平时,里夫斯喜欢宅在家里,虽然公寓边上有几家很好的咖啡店与果汁吧,他也几乎不会光顾。有些时候经纪人和经纪公司的伙伴会来找他吃饭,他也只是请经纪人给他从餐厅打包带几个薄煎饼来吃。图片虽然在生活上很随意,但是里夫斯在篮球方面却从来不含糊。每次训练课,他都格外认真。因为他知道,在这样一支充满了老将和超级明星的队伍里,只要跟他们站在一起,就能获益匪浅。他会观察每一位队友如何移动,如何准备比赛。而在比赛进行的过程中,学习的机会也无处不在。那是一场跟火箭的比赛,里夫斯在场跟詹姆斯打了一次挡拆。为詹姆斯做了掩护之后,里夫斯朝篮下空切,但因为跑动的速度太快,他没有注意到詹姆斯什么时候已经把球传了过来。结果,他没有接到传球,球直接出界了。当时,里夫斯的第一想法是:“坏了,我搞砸了。”果然,随后的一次暂停中,詹姆斯主动找到里夫斯,但他的话让里夫斯大吃一惊:“他跟我说:‘我会等你到了篮下之后立马传球。在我手里拿球的时候,不要把目光从我的身上挪开,因为我随时都会传球给你。’”还有一场跟国王的季前赛,里夫斯也印象深刻。那一场他在三分线外只有8投1中,而威少回到更衣室后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投得不错。”里夫斯很吃惊,他说:“你在说什么?我可是8中1啊。”而威少则回答说:“不,不,不,我只是非常高兴你一直都在坚持投下去。”图片虽然在进攻端还在不断地摸索和适应,但到了防守端,里夫斯就仿佛到了自己的领土。不管是在训练中顶防詹姆斯与霍华德,还是到了比赛场上去撕咬对手的外线核心,里夫斯都毫无惧色。而这些看似如同他本能般的技能,其实就是他从小到大不断培养出来的。里夫斯虽然生活在一座小城,但他的父母也都曾是阿肯色州立大学的篮球名将。他的爸爸布莱恩在大学期间司职控卫,时至今日还在球队的历史助攻榜上排名第4位;而妈妈妮可则是一位出色的得分手,是阿肯色州大所在联盟中都闻名的选手。里夫斯还有个哥哥,名叫斯潘瑟,目前正在德国的勒沃库森俱乐部打球。兄弟俩从小不仅是要好的玩伴,也是一起在篮球道路上成长的队友和对手。小时候,哥哥常常利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在低位背打里夫斯,挡不住哥哥进攻的小里夫斯,有时还会大哭,但抹干眼泪之后,他就又会回到球场上,跟哥哥对抗。时至今日,里夫斯还保持着这股劲头,从来没有放松过。高二那年,里夫斯的肩膀受过重伤,他先后三次动手术,来修复撕裂的肩部盂唇。加上肩关节还有脱臼的情况,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戴着一个厚厚的黑色护肩比赛。“我觉得很多人可能都不明白,这个孩子那股天生的好胜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湖人助教菲尔·汉迪说,“但他就是这样一个坚毅的小孩。”图片虽然精神力很强,但篮球毕竟还是要靠场上的实力说话。加上里夫斯本身就来自一个小地方,就读的高中也没有出过什么大牌球员,所以从高中毕业后,自然也没有太多的大学朝他抛出橄榄枝。看到哥哥斯潘瑟也只是接受了一个NCAA二级联盟学校的录取,这让里夫斯觉得自己也许也只能进入二级联盟。不过,在高中教练的鼓励下,里夫斯开始在高中赛场上绽放光芒。在一场面对当年州冠军球队的比赛里,里夫斯的球队跟对手大战3个加时赛,而他一个人独得73分。后来,他又先后在2场比赛里得到了50分,这样的天赋展现,那高中教练也目瞪口呆,于是开始联系大学的教练们,向他们推荐里夫斯。就这样,位于堪萨斯州的威奇塔州立大学,给里夫斯开出了奖学金,请他加盟。但进入大学的第一年,里夫斯再次右肩脱臼,必须要接受手术。漫长的恢复进程结束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沦落成球队的边缘人物。他渴望在更高的平台上证明自己,于是选择了转学去俄克拉荷马大学。获得更多机会的里夫斯,在2020-21赛季出战25场,场均可以得到18.3分、5.5个篮板和4.6次助攻,所有数据都是大学生涯的峰值。而在全国锦标赛第二轮输给冈萨加的比赛里,里夫斯独得27分。图片所有的这些过往,让他坚定了参加NBA选秀的决心。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哪怕是一位大龄新人,他也相信自己可以获得机会。选秀之前,他先后为17支球队进行了试训,而湖人队表达了对他的浓厚兴趣。所以哪怕活塞在选秀夜给他打来电话,表示愿意用42号签选中他时,里夫斯还是让经纪人回绝了活塞。“每个人都希望被选中,”里夫斯说,“如果我跟你说我不想被选中,那肯定是在撒谎。只不过,听到自己的名字在选秀夜被喊出,并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我自己发展的好环境来得重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里夫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也似乎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环境。如今的湖人队中,马利克·蒙克也是来自阿肯色州的球员,他的家乡距离里夫斯的家只有不到100英里的距离,而两位老乡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点。“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阿肯色在哪里,而他们也不知道那里还有这么多篮球运动员,”蒙克说。图片而随着里夫斯命中那个绝杀,他让更多人认识了他,认识了这个来自阿肯色的篮球运动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