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锡伯杜垂头丧气地走出了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大门,双脸涨得通红,好像刚被人打过。肯巴·沃克的44分如一记重拳打在他的左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仿佛在嘲笑他此前DNP沃克10场的决定。右脸上的那一击则来自于兰德尔,他在防守端仿佛脚底灌了铅,眼睁睁地看着库兹马最后两分钟在他头上投进两个三分球杀死比赛。

圣诞节还没到,尼克斯已经输掉了18场比赛。锡伯杜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当然不是火鸡的味道,而是他两年前从森林狼走人时曾经闻到过的那种危险的味道。

生活再怎么不顺,这日子还得过。锡伯杜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决定去街对面的热狗店买点儿吃的。当他迈步过街时,突然听到了一阵响亮的铃声。他回头一看,一坨黑影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一脚踩空,摔了个屁股墩。待他抬起头来,才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一台由驯鹿拉着的雪橇正停在他的面前。驯鹿低下头来,舔了舔他没剩几根毛的光亮脑门。

驯鹿和雪橇出现得太过突兀,显得有点儿不真实,惊魂未定的锡伯杜左右看了看,本来车水马龙的曼哈顿突然陷入了静止,纷纷扰扰的世界陷入了沉寂,街上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都纹丝不动,连天上掉下来的雪花似乎也凝固在了空中。锡伯杜还没来得及反应,从雪橇上跳下来了一位白胡子老人。

图片

这位老人穿着一件红通通的棉袄,头上带着红色的绒毛尖帽,外面还套着尼克斯队橙蓝相间的队服,面相上长得有点儿像菲尔·杰克逊,一边下雪橇一边嘴上骂骂咧咧:“真不该来看这破队的比赛,还篮球麦加呢,沃克得44分都能输,都不知道什么样的教练能带出这么一支大烂队……比赛打得臭不说,来看球的人还那么多,那么大的麦迪逊里,我都找不着一个停雪橇的烟囱,害得我的鲁道夫都着凉了……嘿,哥们你没事儿吧?我这驯鹿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要不是刚才在雪里埋了半天没做热身,一般撞不着人……等等,你是汤姆?汤姆·锡伯杜?”

老人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眼珠一转,又马上恢复了镇定:“汤姆,我的老朋友,你没受伤真是太好了。汤姆,听我说,我知道你是个好教练,在这里过得不开心。兰德尔在光明正大地摆烂,有莱昂·罗斯当他的后台,你拿他一点儿没办法,只能找老实的沃克撒气。但现在,你的机会来了,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我看看,明天是平安夜,没有比赛……那你可以从后天圣诞大战有比赛的队伍里随便挑一只队伍去执教,算是本圣诞老人对这次微小交通事故进行的补偿,怎么样?看你没啥大事,那我就不跟你多聊了。你现在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准备好开始一段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话毕,圣诞老人放下自己身后背着的大口袋,从里头翻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塞到了锡伯杜兜里。图片锡伯杜晕晕乎乎地回到了家,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买热狗。60多岁的人还摔了一跤,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了。他把刚刚发生的事儿在自己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输太多球,压力太大,已经走向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不归路了。但当他的手伸到兜里时,他愣住了。那张纸还在那里。准确地说,那是一张申请表。表格上前面空白的地方已经被填好了:姓名,汤姆·锡伯杜;原属球队:纽约尼克斯,申请转队至:____;强制转队申请已通过。落款处是一个圣诞老人协会的盖章。还写着,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4日晚24点。尽管在自己的生命里暂时还没有给孩子的袜子里塞圣诞礼物的经历,锡伯杜也已经早就过了相信圣诞老人的年纪,但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让他不相信。他一下子困意全无,大脑疯狂地运转了起来。“湖人?湖人肯定是不能去了。那队伍的人员配置看着就离谱,两个持球核,一个病秧子,两坨大肉盾,再加一群能3不能D,能D不能3的角色球员。我和沃格尔一样是防守型教练,弗兰克在湖人带不动他们的防守,我去了也不会有什么两样。看最近大卫菲兹戴尔天天挨骂的样子,大概率去了还要扛锅。我本来就没几根头发了,实在不想扛这个压,这是非之地,不去也罢。”图片“雄鹿?雄鹿看着还行,有超巨,有能防能投篮的角色球员,是我喜欢的那种队伍。但他们上赛季已经是冠军了,我今年去这样的队伍,能卫冕也就罢了,只要不卫冕就算退步,虽然我只懂篮球,不太懂政治,但我也知道,这样许胜不许败的盘可是万万接不得的。”“勇士?勇士这队伍我真的能玩儿得转吗,前几天库里在我面前破那三分纪录,那些战术跑得我头皮发麻。我去了让他们别跑战术了,把球都给库里,其他人要么拉开到底角,要么来给库里作掩护,战绩难道能比现在更好吗?库里的身体能顶得住吗?这队伍还是让史蒂夫自己带着吧。”“太阳?太阳现在战绩倒是好,但要是在这个队,哪怕出了成绩,它也显不出我厉害来。那帮无良的媒体,只会把金都贴到保罗的身上,一口一个‘控场大师’、‘场上教练’。去年这队伍差一点儿就拿冠军了,我也没见到有谁吹蒙蒂的。而且这队伍隐忧很大,保罗刚续了大合同,艾顿闹着要顶薪,我这人又不擅长跟小年轻打交道,别到时候更衣室出了问题,这地方我可去不了。”思来想去,锡伯杜最后在表上“申请转队至”一栏里填上了“布鲁克林篮网”:“我想去布鲁克林!那里有真正的超级球星,比巅峰的德里克·罗斯更强!还有一帮老将,哈,我最喜欢老将了!那里虽然有竞争的压力,但他们是真正的总冠军竞争者!我把我的一辈子奉献给了篮球,怎么能错过这种风风光光拿冠军的机会呢?最重要的是……我怎么也比纳什强吧?”下定决心填完表,锡伯杜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睡着了。图片“汤姆,汤姆,快醒醒!”锡伯杜睁开眼睛,面前一位黑大汉正在拍打他的面颊。这黑大汉光头短须,脸上有两条深深的法令纹,锡伯杜昏昏沉沉间,一时没认出是谁:“你是……”黑大汉一怔,随即答道:“昨天我刚向你介绍过我自己,我是你的助教,雅克·沃恩。汤姆,马上就是你的第一堂训练课了,赶紧去跟球员们见个面吧。”锡伯杜套上黑白相间的篮网队训练服,踌躇满志地踏上了训练场。然而他放眼望去,这里只有一帮老弱残兵,没有杜兰特,没有欧文,也没有哈登。他一拍脑袋:“得,这三位还在隔离呢……没事儿,咱们先过过苦日子,等到季后赛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季后赛真的来了,季后赛很快就结束了。图片在季末的新闻发布会上,锡伯杜看起来好像老了10岁。他的眼袋比之前更大了,眼睛里还有血丝,头顶已经完全寸草不生。他一直很努力,在这半个赛季里他尤其努力,但似乎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对。他对防守的强调和顽固的轮换让部分球员心生不满,媒体则开始捕风捉影地报道他和球员之间的矛盾,终于在季后赛开始前,他和球队里的一位球星大吵一架。他认为对方“太过自私”,而对方则大骂他“不可理喻”。“哈登和杜兰特在这轮系列赛里加起来一共休息了不到20分钟,有人说您这样的用人方法导致他们体力不支才输掉了这场关键的比赛,教练你怎么看这种论调?”“KD和詹姆斯专门来找过我,他们说他们想要打更长的时间,多为球队做贡献。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下一个问题。”“您在季后赛里非常偏爱阿尔德里奇和米尔萨普这对内线组合,完全弃用了克拉克斯顿和布鲁斯·布朗,导致了球队在防守端的糟糕表现,这是为什么?”“在生死攸关的季后赛里,更有经验的运动员往往会表现得更好。年轻人会得到机会的,但不是现在。下一个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球队核心球员评价你的战术毫无意义,这支队伍根本不需要你这样强势的主教练,你怎么看?”“下一个问题。”“最后这场主场比赛里,根据纽约州的防疫规定,欧文没能出战。您是否认为欧文的打打停停给球队带来了不利的影响?”“是。下一个问题。”“率领这支本来很有机会拿下总冠军的球队止步季后赛第二轮,您是否觉得自己应该为此负主要责任?西恩·马克斯刚刚宣布球队已经决定和您分道扬镳,您觉得您还会有下一份工作吗?”“……下一个问题。”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记者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你后悔填那张表了吗?”

图片

锡伯杜呆住了,他看着这位西装革履的记者,他这次没穿圣诞服,也没戴帽子,还刮了胡子,所以他第一时间没认出来。他一时间百感交集,鼻头一酸,甚至要流下泪来:“后悔!非常后悔!超级明星球队太可怕了,不是我这样专注技战术的教练应该碰的。现在我的名声完全被毁掉了。虽然今天不是圣诞节,但我还是想要求求您,您能帮帮我吗?”圣诞老人打了个响指,黑暗笼罩了巴克莱中心的新闻发布会。当一切亮起来的时候,锡伯杜发现自己和老人并肩坐在第五大道路边的长椅上,手里还拿着一根热狗。老人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扫了一眼:“现在是尼克斯刚输给奇才之后两个小时。你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准备圣诞大战。一般来说我们是不提供售后服务功能的,但谁叫我是个篮球迷呢,看在你为你热爱的篮球奉献终生,独身一人过了63年又341天的份上,我决定给你开个后门。毕竟我是个篮球迷嘛,不管这赛季有多拉,至少上赛季,你们也打得不错嘛,我都记着呢。”

图片

锡伯杜眼泪汪汪地握住了圣诞老人的手:“在我听到的很多故事里,有很多人和魔鬼做交易,最终失去了自己的灵魂。还好你们圣诞老人不是魔鬼。这件事给我上了一课,凡事还是得要靠自己啊!以后我再也不敢随便要别人的礼物了!”圣诞老人微微一笑:“圣魔之分,本在一线之间。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可不是想拿就能拿的。”锡伯杜沉吟许久,最终从嘴角挤出几个字:“绝无例外?”圣诞老人一摆手,从长椅下边掏出一个大袋子,又从袋子里翻拣出一块花花绿绿的木板:“倒也没有,作为一个圣诞老人,在圣诞节的时候,我还是会给大家带来一点儿无需偿还的福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