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最重要的事情发生在周一,克莱-G6之王-游艇之主-洋品牌代言人-篮球场拜佛字表含义代言人-汤普森复出了。大家都很振奋,篮球场上有运动员能够伤愈复出并跑到场上歪嘴示威总是一件好事,多少暗示了一点积极含义:

美好生活终会回来,无论是两分钟还是两年半。

因伤无法出战的追梦格林坚持站着完成了开场跳球,然后犯规下场。追梦的意思很简单,克莱的复出意味着构建过去那支王朝勇士的核心三人组终于在2019年折戟沉沙之后重新聚首了,他需要用一点仪式感来向全世界昭告这一点。

克莱在点评今年风生水起的灰熊时也说:“他们打得很好。但我们……我们改变了历史。”

这是正确的自我认知。克莱不仅以三分球和无球能力成为真小球时代序幕的拉开者,他和追梦在防守端的换防能力更夯实了这个时代的基础。在基础上盖起大楼的,是库里的持球三分,给大楼裱上金装的,是杜兰特。

在许多歌颂库里成为历史三分王的许多文章里都提到过这一点,勇士是如何改变了联盟的面貌,三分球出手比例曲线是如何从2014年开始变陡,以及纯禁区进攻型重型中锋是如何逐渐从时代和全明星投票名单中消失。图片另一件容易被忽略,但在多年后重看的时候可能会感觉很有仪式感的事情:克莱选择复出的这场,对阵的是骑士。众所周知,骑士这个赛季在首发阵容中塞入了三个7尺球员阿伦、莫布里和马尔卡宁。在这套阵容起步之初,这看起来只是主教练小JB的一次赌博和一种执教惯性,这个人在灰熊执教的时候就曾经让2米08的卡斯比打得分后卫,在两年前接手骑士时排出过小南斯、德拉蒙德和乐福的组合。小JB对自己理念的执着堪令闻者落泪,他不是在首发阵容中摆出个三大吓人那么简单,坐在板凳席上的乐福能够让整个骑士的阵容保持三个大个子在场上的轮换延续。疫情和伤病也无法阻断这套前场无限大战术的执行,如果乐福不能打,他们还有大前锋迪恩·韦德可以顶上,如果再折损一个内线,他们能把埃德·戴维斯掏出来。无论如何,小JB都想在场上摆三个大的,实在没办法了,两个保底。就算他们最近顶上首发二号位的球员拉马尔·史蒂文斯,在大学的时候也是打大前锋的。图片不知道小JB为什么这么喜欢大,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今年他的三大阵容取得了成功,一些数据可以作为证明:●联盟第7年轻球队。比他们年轻且势头更好的球队只有灰熊。●百回合净胜分联盟第4。仅次于勇士、爵士和太阳。●防守效率联盟第3。仅次于勇士和太阳。而在禁区防守效率这一项上,毫无疑问联盟第1,纵使在限制对手三分球命中率方面,他们也能排到联盟第5。●进攻篮板率联盟第9,投篮效率联盟第8,而后者是在球队三分球出手比例和命中率都处在联盟中游时取得的。最重要的一项数据,目前骑士23胜18负,胜场数已经超过去年一整年。赛季过半后,骑士还是东部第6,季后赛形势一片大好,更关键的是球队过去几年的得分王塞克斯顿赛季报销了,今年过来发挥极为亮眼的替补控卫卢比奥也倒下了,但他们并未因之一落千丈,从一个侧面证明球队成功的真实原因确为堆大阵容。毫无疑问,我们应当将赞美更多给球队教练团队和管理层,即便探花秀莫布里的个人特质有很多值得赞美的地方,但负责将他带到克利夫兰的还是管理层。图片即便骑士这个赛季最后的结局还没有完全呈现,但显然现在的这份成绩单已经足够让老板吉尔伯特满意,前两天他分别给小JB教练和总经理奥尔特曼开出长期续约合同。事实上,18年勒布朗离开后三年,骑士胜场数从未超过22场,这个赛季开始之前,博彩行对骑士的胜场预测甚至更糟糕,只在17场左右,你就可以充分体会骑士目前这个表现给老板带来了何等惊喜。现在我们知道了骑士是一支怎样的球队,我们也知道勇士是一支怎样的球队。所以,无论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水花兄弟合体的第一场球面对到骑士,很可能是一件具有锚定意义的事件。在一片喧闹之中,克莱20分钟掠走17分,即便库里依然没有找回手感,但勇士还是在主场顺利拿下骑士,他们领先了41分钟,最多时领先到21分。这场比赛中有两个场景更具代表意义:一是开局莫布里连续低位背打托斯卡诺-安德森失败,二是克莱一个龟速变向直接过了换防过来的阿伦后隔扣史蒂文斯。这是骑士在本赛季攻防两端瓶颈的代表。本赛季骑士进攻端表现平平,进攻效率只能排到联盟中游,主要有两点原因,他们虽然用三大前场为战术基础,但在进攻端并不依赖内线背身,无论是阿伦的僵尸大梦脚步还是莫布里97公斤级别的瘦削背打都不会是球队合理的进攻选择,而另外两名主要内线轮换马尔卡宁和乐福都将自己的三分出手比例提升到了6成左右,没错,毫无疑问他们进攻端只是以空间内线的身份存在,包括韦德也是同样功能。图片所以骑士的主要进攻手段仍是传导球后的定点投射,这个思路没有太大问题,莫布里的出球能力是他们如此布置的重要原因,问题在于骑士的定点实在不准,刚过去的隆多已经是球队三分命中率最高的球员,全队三分命中率在4成以上的主要轮换只有乐福一人,实在不够。另一方面,定点投射为主的出手选择需要更优质的传导球,仅靠一内一外的莫布里和双能卫加兰是不够的,所以骑士在失去卢比奥之后,又请来了隆多,梳理球队组织的迫切欲望一目了然,实际上骑士进攻疲弱的另一大原因就是他们热衷于传球,但质量有限,球队联盟第三高的失误率就是最佳证明。当然换个角度观察,他们目前全队助攻失误比在1.68,比联盟平均助攻失误比1.7略低一点,但如果你是那种不能容忍威中1.82助攻失误比的人,那么你就应该对骑士的这项数据有更高的期望。而在防守端,骑士已经做得足够好,克莱缓缓突破阿伦后暴扣的球不能贬斥他们在护框方面的能力。但有一点令人起疑,他们在护框和防守三分球方面做得太过均衡,甚至在防守转换进攻方面也位列联盟顶级水准,而这些是往常大阵容最容易被针对的点。布登霍尔泽解释自己在雄鹿坚持用一个巨人洛佩斯护框的行为时就说过:没有一种防守能够兼顾所有类型进攻,我选择赌他们投不进三分。图片而骑士内外兼修的防守可能源自他们两个大个子阿伦和莫布里的灵活性、脚程和体能,但马尔卡宁和乐福在侧翼防守时也没有拖后腿就多少有点令人意外。以目前比赛场次样本尚少,在骑士走得更远之后,他们的超大前场是否会就此继续下去,仍是一个疑问,关于这一点,以及他们真正到季后赛遇到需要单挑巨星来解决一切时该怎么办的问题,我们可以再等等,等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目前摆在我们眼前的现实是,一个没有追梦的勇士轻易就赢下了骑士,善于使用小阵容和三分球更好的球队仍然位于联盟前列,勇士不提,太阳的大个子们目前看来只是单纯的工具人,公牛的武切维奇同样具备足够的空间能力,然后我们来看这支球队打大前锋最多的人是德罗赞……这就是勇士奠定的时代,但在他们之前历史上仍然有一些小球风格的球队。乔治·卡尔的掘金、老尼尔森的勇士和小牛、德安东尼的太阳,他们做过很多类型的尝试,譬如我们用速度扩大球场行不行,我们一次进攻打7秒行不行,我们在三分线外更多出手行不行?最后大家发现这些尝试是可能成功的,所以欠缺的,可能是马后炮放大观察下的一点平衡,或者也可以称之为运气的东西。热火可能是第一支依靠速度、无差别轮转防守和小型阵容获得成功的近代球队。勇士也不是史上第一支靠三分球获得最终成功的球队,94、95年奥拉朱旺带火箭两连冠,大梦固然是历史级内线,但那两年他们的体系是在奥拉朱旺身边布置射手,然后出手联盟最高比例的三分球,两个赛季都至少比第二名多出手3%。图片勇士是第一支以三分球为标签获得成功的小球球队,他们在2015年总决赛舞台上选择用追梦单C的玩法实际上差点就挂了,只不过他们遇到了一支几乎只剩勒布朗的骑士,尤其考虑到2016年他们总决被骑士掀翻、西决被雷霆3比1领先的经历,小球时代的开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所以杜兰特的补充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勇士实际上拥有了两个小型多功能内线,有一阵子你可以认为杜兰特才是联盟第一中锋,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组合。但勇士王朝本身构建的方式,并无碍于他们开创历史和时代的定位。在当前进攻分布清晰化的魔球时代里,防守实际上被简化为两种,一是护框,二是上线换防能力。勇士主动降低身高何以保护内线,首先自然是追梦扛背打的能力,其次勇士外线换防能力和脚步移动能力决定了他们可以快速实现局部包夹又散开对位的能力。这种防守能力让内线在他们头上的得分效率下降,而在自己的进攻端,勇士又可以惩罚到大型外线。今年以前的吹罚尺度,大型内线在防守顶级外线时几乎就是一道送分题。但从今年开始,尺度略有差异了。大型内线换防之后的非主动对抗多半可以逃过一哨,至少现在持球人用主动接触的方式骗犯规更难了。即便根本上而言大型内线依然无法在外线锁死外线,但即便是1秒钟的成功防守,也足以让队友得到喘息空间,重新布置已经打乱了的防守,包括换防、协防和轮转。这可能就是三大骑士能够在今年兼顾内外防守一点根本原因。图片但站在这个历史节点上我们仍然不清楚这支大阵容雏形的骑士能够在未来走多远。差不多6年前,专家和解说们借由此前掘金、太阳和小牛的失败经验判定:投篮无法得到总冠军。最终勇士的成功让言论彻底反转,乃至现在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大阵容无法赢得总冠军。谁知道呢,也许这支骑士不会有太好的运气,他们不会像2014年马克·杰克逊开发追梦一样得到一个质的飞跃,他们也许很快就会因为薪金空间问题不得不放手一些关键球员,他们也许还会遭遇一些伤病,而大个子的伤病往往比小个子更难恢复……在太多可能性面前,这支骑士也许最终只能和约基奇、恩比德们一起,用一些才华横溢的新时代大个子,结合规则的微小变迁,撬动着时代的墙角。只是站在历史当下的我们看不出来罢了,这可能就是所谓历史的局限性吧,牛逼如曹孟德,初识司马仲达,也不过觉得此人“有雄豪志”和“狼顾之相”,又哪里能想到身后那么多故事展开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