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快过年的时候,也就是天比较冷的时节,作为一个秦岭-淮河以南出生的人,这辈子能够想象到的冬季独有运动就是打脏雪仗和泡人工温泉,托冬奥会的福,现在这份想象多少也能稍微扩展一点边界了。

初涉新鲜事物,信息量一大,接受起来有点困难的时候,最方便最直接了解的办法就是排名,你给我介绍重庆火锅,我就要问问你排名前三的锅料是什么,你给我介绍南通桑拿,我也会有此一问。人就是这样,经济或者别的什么条件允许的话,还是尽量要追求点更好的,第一不行的话,退而求其次,再而其三、其四,你不能说句“都行”,这种事情含糊不得。所以谈到冬季运动,就也要问一问,那么最受欢迎的冬季运动是什么呢?

首先肯定是那些能够形成庞大产业链的项目,位列北美四大体育联盟的NHL大致可以直接奠定冰球在冬季运动中的地位。人类历史中充斥着各类用棍子打球的运动,一些4000年前的北美印第安壁画上多少描绘了类似场景,从曲棍球到高尔夫再到马球,不难想象这类运动和早期人类狩猎、战争经验之间的关系,早期人类玩的球多半由敌人的脑袋来扮演,而中国古代也有种长柄击打兵器叫作“殳”,其实就是一根粗壮结实的棍子。

有史料记载的正式曲棍球比赛于17世纪发源于英格兰的校园,而在17世纪荷兰风景画家杨·范戈因的画作里,我们就看到有人开始在冰面上打曲棍球了。现代冰球运动则从加拿大起步,1875年3月历史上第一场室内冰球比赛在蒙特利尔维多利亚溜冰场举办,当然这场比赛和如今NHL的规则大不相同,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比赛的残酷性:脑袋和小腿被打来打去,场边板凳被打碎了,女观众们纷纷逃离现场。

图片

当然冰球比赛也在发展之中,冰球运动员穿盔戴甲的,可能已经不太畏惧脑袋和小腿被棍子敲了,但冰球比赛的残酷传统打架这一条还是多少被继承了下来,成为职业冰球运动粉丝喜闻乐见的项目。最近菲斯曼出品的《温暖随心调》为主题的特别节目中就介绍了冰球运动,里面老杨作为嘉宾也上场和北京老大爷队切磋了一番,比赛瞅着还是颇有乐趣,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到最后都没打起来。

图片

,时长11:41

按照菲斯曼出品的《温暖随心调》系列视频中所示,另外两项最受欢迎的冬季运动应该就是滑雪和冰壶了。

滑雪运动由来已久,那已经不仅仅是战争或者狩猎演变,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基本上在北方生存的民族都发展出了自己的滑雪运动,因此在冬季运动中滑雪可能是参与人数最多的,2020年的统计资料表明全球滑雪爱好者人数约在1.45亿,全球室外滑雪场地只有2000多的情况下,年均滑雪天数稳定在4亿左右。

相对而言,玩冰壶的人就要少很多,但冰壶在历史上留下的印记却并不比冰球晚。苏格兰邓布兰小镇就曾经出土过一个印有1511年字样的石头冰壶,被视作史上最老的冰壶,作为佐证,1541年伦弗鲁郡佩斯利修道院就有这种冰上推石头比赛的纪录,另外还有两幅来自1565年的画作描绘了这项运动。

表面上看起来,冰壶比赛相对无聊,也没有什么对抗性,最大的运动量就是那个擦地板的人。巴克利就对冰壶运动嗤之以鼻,爵爷讲话我奶奶上场也行,“她擦地板最在行了。”

图片

但这就是典型的刻板印象了,且不论冰壶比赛的小姐姐们都很好看,这不重要,菲斯曼《温暖随心调》里几个糙老爷们儿玩的冰壶也让我乐得够呛,那种绝境中画出美好蓝图“只要我用这种角度打中这个球然后再弹向另一个球就能逆转赢下比赛”的口气,让我想起为湖人交易疯狂出谋划策的湖蜜们,心态真的很好,很有意思。

当然,这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冬季运动,参与人数多达213个国家4.5亿人,光中国就有3亿人在玩,应该可以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冬季运动。也许把冬季两个字去掉也未必有太大问题。

这个运动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历史渊源,发明的时候已经快到20世纪了,如果非说有什么前身,那可能是源自加拿大的一种“岩石上的鸭子”游戏,简单来说,就是石头上放个球假装是只鸭子,然后一堆人来回用球去丢那只鸭子……

2006年74岁的海伦·卡朋特从家里翻出了一个旧箱子,那是她妈留给她的家族遗产,是海伦爷爷留下的一些文件和日记。通过这些日记,我们可以看到海伦爷爷发明“那个运动”的灵感,恰是拜“岩石上的鸭子”所赐。

海伦的爷爷叫詹姆斯·奈史密斯,他发明的运动叫篮球。

图片

之所以管篮球叫冬季运动是有道理的。1891年,31岁的加拿大人奈史密斯在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的一所学校教书,主要是培训年轻人成为全国各地新成立的基督教青年会中心的指导员。

学生们在冬天的几个月就会很无聊,天太冷不能出门运动。奈史密斯的领导就让他发明一个运动,可以“在室内灯光下进行的小型运动”。于是奈史密斯发明了好几种游戏,但都不太受欢迎。最后他在日记写道:“不知道学生们会不会喜欢这个篮子球游戏。”

历史上第一场篮球比赛开始之前,奈史密斯本来想找学校门卫做两个18英尺见方的盒子,但门卫最后只找到两个桃子篮子,奈史密斯就把这两个篮子钉到体育馆两端看台栏杆最下沿。

最后奈史密斯把他那13条篮球规则贴到墙上。

南方来地学生富兰克·马汉是第一个走上场的人,他看了一眼筐子和规则,百无聊赖道:“嗐,又一个新游戏啊。”

学生们上场了。两边各有9个人,3名中锋、3名前锋和3名后卫,还有2个人分别站在两端看台,负责将球从篮子里捞出来再丢下去。2个中锋站在场中央,奈史密斯将球抛起,篮球运动开始了。

虽然篮球是为了解决冬天学生们无处泄放的精力而创,但它很快就超越了季节和时代,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48年后篮球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55年后,NBA前身BAA的第一场比赛在加拿大多伦多进行,比赛双方多伦多哈士奇队和纽约灯笼裤队。

图片

NBA历史上的一场比赛,在当时并没有那么受欢迎,首先他们得为当天要进行的冰球比赛让路,将原定的比赛日向前推了一天,为了卖票,球队贴出夸张的广告词称篮球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运动”,承诺比赛绝对“刺激、凶猛、惊险和高速”,如果有人比哈士奇队最高球员6英尺10英寸的乔治·诺斯特兰德更高,他就可以得到一张免费门票,二战物资管控期间这样的福利确实诱人。

一番折腾下来,1946年11月1日,也只有7000人目睹了NBA历史上的第一颗进球:灯笼裤队球员谢克特曼快攻低手上篮命中。

从冬天走来的篮球运动,从冬天开始的NBA,从这一刻开始,就注定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为了冬天解闷而出生的运动。

当然,还是有一些事情会和冬天有关,NBA有差不多4个月落在秋冬季,那些和温度有关的小把戏从一开始就客观存在,当代最著名的案例可能发生在2014年总决赛G1的空调之战,但早在70年代,就有人抱怨老波士顿花园球馆夏天的客队更衣室温度永远比其他地方高15℃,1979-81年湖人主帅保罗·韦斯特海德说,“大家不得不出门散热,球员们多半呈现半昏迷状态。”当然,在寒冷的冬天,红衣主教也为对手准备了下水永远堵塞的卫生间和保证供应充足的冷水澡。

也有人不认这些盘外招,勇士就将客队更衣室打造得富丽堂皇,恒定的室内温度和绝对舒服的躺椅就在那里,他们的思路也很简单:“最好别让对手带着愤怒上场。”

图片

和勇士一样,菲斯曼也致力于让冬季运动更温暖。其实,德国菲斯曼对于冬季运动的赞助历史十分悠久。在菲斯曼的企业文化里,冠军级别的运动员是顶级供热产品的最佳代名词。从1993年开始,菲斯曼一直是冬季运动的顶级赞助商,赞助着三个雪上顶级赛事、两个冬季运动国际联合会和20多名世界顶级冬季运动员。

本届北京冬奥会,崇礼太子城冰雪小镇承担着冬奥颁奖、贵宾接待、交通换乘、休闲娱乐等重要功能,是冬奥会赛时的核心区域。在冰雪小镇的建设中,菲斯曼供热技术提供了包括热水、供暖在内的全套热力解决方案,包括Vitoplex 200和Vitomax 200在内的数台德国原装进口燃气锅炉,为颁奖广场、会展中心、国际酒店等区域提供持续供热服务,在冰天雪地之中营造温暖空间。

图片

1890年为学生冬日运动发愁的奈史密斯曾有一叹:“这一代人要的是快乐和刺激,而非强身健体。”130多年过去了,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拿起手机坐在那里,轻易就能得到我们这代人的快乐和刺激,就好像奈史密斯的惆怅适用于每一代人一样。

然而,奈史密斯和南方孩子们可能无法想象,时代还是不同了,如今在北方冬天的室外运动,同样也可以如此刺激而温暖,毕竟菲斯曼,温暖随心调,你尽可以在雪地上撒点野。图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