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最飒的女孩子什么样?

各位,请问你心中最英姿飒爽的女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或许有酷帅利落的发型,或许有说走就走的勇气,她们有把梦想坚持到底的决心,甚至敢做很多男孩子都不敢做的事——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她们如果生在古代,可能就会是威风凛凛的女将军,木兰代父从军,桂英阵前挂帅,红玉击鼓退金,妇好平定各邦。

事实上,勇敢的女生在人类历史上始终存在。就在我们身边,如今依然有一群披甲执锐、为国而战的女孩子,她们带着积聚十年的梦想,即将踏上人生最重要的战场。她们共同的名字,叫做中国女子冰球队。

/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Be you for you冰球项目作为冬季运动中难得的集体项目,对抗性极强,观赏度很高,但在国内的发展却是几经波折,尤其是中国女冰,在90年代就曾是世界四强的常客。

图片

1998长野,中国女冰初亮相就杀入前四。

但遗憾的是,中国女冰并未就此走向腾飞,因为体制改革,国内女子冰球队数量在90年代末期反倒大幅度减少,从80年代中期的十支左右,减少到只剩哈尔滨队一根独苗。没有自己的联赛,缺少竞争的环境,令中国女冰逐渐开始失去和欧美强队分庭抗礼的能力,就连命运都在2004年的时候和中国女子冰球队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那是在主场北京举行的女子冰球资格赛,最后一轮比赛,中国队主场战平瑞士就能晋级。但“打平就出线”这五个字在中国体育历史上仿佛一个咒语。

与瑞士这一战,比赛在只剩4秒时死球,因为计时器疏忽,比赛时间没有停表,当值裁判在查看后决定让比赛回退10秒重新开球,正是这10秒钟,让瑞士队打进了制胜一球。而当时16岁的于柏巍,在电视机前仿佛也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彼时的于柏巍,已经非常确定自己的人生将通向何处:来自冰雪运动世家的她,父亲是冰球运动员,叔叔是花滑运动员,因此她从小就熟悉各项冰雪运动,而在9岁那年,于柏巍选择情定冰球,因为相比于其他冰雪项目,“当时觉得打冰球可以和小朋友在一起玩。”

图片

加入中国女冰后,随队在外集训的于柏巍。于柏巍只用了5年,就成长为女子冰球的一颗未来之星,但她入选国家队却是在一个并不那么美妙的时机:2005年,错失都灵的中国女冰大面积换血,年仅17岁的于柏巍首度入选国家队,随后她就一直奋战到了今天,终于又等到了一次中国女冰能在首都北京全力出击的机会。多年以来,中国女冰都并非是一支备受关注的热门队伍,很难想象有这么多的姑娘能够在其中坚守10年乃至15年,甚至连已经退役转行教练,再重新响应国家号召、披挂出征的女冰前辈也不在少数。而这种一代传一代的坚毅感和使命感,如今被于柏巍完全继承了下来。

于柏巍如今担任女冰队长已超过10年,“我觉得我在队里就是‘粘合剂’,为教练和队员之间建立良好沟通,引导队友互相信任,凝聚成一个整体。”

图片

2010温哥华,和瑞士球员对抗的正是于柏巍。图片

木兰参军,万里从戎

Be you for you随着2018年国际冰球联合会以47比0的投票结果,全票支持中国男女冰球队直通比赛后,中国女冰就紧锣密鼓地推进了新一轮的球队建设工作:不仅是我们,渴望建立一支更强的球队,而同时中国女冰发现,在世界的另一头,也还有不少对女子冰球的世界最高舞台满怀期待的姑娘。
这些姑娘的故事各不相同:比如张喜芳,她2000年出生于中国,1岁时被一个美国家庭领养,但她不仅记得自己来自中国,而且从4岁走上冰场开始,就把世界体育的最高殿堂视作自己的终极梦想。

比如胡宝珍,她是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的学霸,也是NCAA冰球赛场上的悍将,因为父亲是中国人,她觉得回到中国打球是命中注定,也是她代替父亲圆梦的最佳方式。

中国女冰球员于柏巍(右)与胡宝珍(左)。还记得木兰辞里写的么?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在中国女冰训练营里脱颖而出的这些姑娘,她们此前的人生或许全无交集,但却有着两个巨大的共同点,第一是对冰球强烈的热爱,第二便是她们都有着黄色皮肤黑色头发,正是这两件事,让她们代表着她们的家庭回到中国。
而被很多人认为拥有着开挂人生的门将周嘉鹰,还能代表着木兰的另一面:她从小是和男孩子一起练球长大的。周嘉鹰的妈妈是中国人,是一个典型的“虎妈”,女儿有任何的爱好都全力支持,但与此同时也会有着相当严厉的要求,所以当周嘉鹰从5岁开始走上冰场时,就学会了无论何时都要全力以赴。“那时候我就和很多男孩子一起上冰,但他们觉得我是个女生,就不愿意给我传球,于是我就决定去当守门员了,这样就算队友不传球,把对手的射门挡出来我也一定有触球的机会。”

周嘉鹰在普林斯顿大学冰球馆内拍摄的毕业照。天资聪颖的周嘉鹰,仿佛没有什么她做不好的事情。论学业,她考入了常春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论运动,她不仅在NCAA成为校队最佳门将,甚至还入选过加拿大国青,到中学阶段还能为男子球队把守大门;论工作,周嘉鹰在大学毕业后收到了华尔街的邀请,成为了一名基金分析师。当她最终决定辞掉瑞信银行的全职工作来到中国时,周嘉鹰的报国决心已经无需多言。

当然,对周嘉鹰、康木兰们的质疑声也始终存在:这一批来自美国加拿大的球员,尽管和于柏巍有着相同的肤色,但她们真的代表中国女冰吗?对此周嘉鹰却说,她非常喜欢回到中国的日子,能经常见到外公外婆,还学到了许多过去不知道的知识。本就有不错中文基础的她,从2018年开始就坚持用全中文接受媒体采访,这样的姑娘,不正是中国女冰所需要的么?图片

远征大陆,不破不还

Be you for you

2018年对中国女子冰球来说,是实实在在值得铭记的一年。她们是全球最早开始准备今年大赛的球队,因为除了人才引进之外,中国冰协在此前启动了另一项计划,希望能帮助中国女冰得到前所未有的历练。这个计划就是:组建两家俱乐部,这两支球队以职业化的方式运营,这样既可以引进世界范围内的高水平运动员和中国国手们一起训练,同时还可以参加全球最高水平的女冰赛事。于是昆仑鸿星和万科阳光两支冰女子冰球队应运而生,提前四年开始了她们辗转全球的备战之旅。两支球队在当时都是高水准的女冰队伍,比如即将亮相北京的美国女冰阵中,前锋亚历克斯·卡彭特、后卫梅根·博泽克都曾长期效力昆仑鸿星,其他各国的国手也多有老熟人在阵。而和这些世界顶尖球员一起合练,中国女冰制定了一个特殊的“一帮一”计划,即每位国手都找一位外援,一对一结成小组,进行精准指导。成立不久,这两支特殊的球队就加盟了彼时全球水平最高的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全年和来自冰球王国加拿大的各支劲旅交手30场比赛,这个过程帮助中国女冰实现了飞速进步。而在CWHL代表中国球员打进第一球的,正是队长于柏巍。

征战CWHL期间的于柏巍。

但疫情很快席卷全球,加上CWHL联赛虽然竞技水平很高,但财务状况不佳,该联赛在2019年4月宣布停摆,一个月后,中国女冰等到的却是CWHL整个联赛就此瓦解冰消、不复存在的消息……这个消息可谓让中国女冰的备战过程横生枝节,但对于这些视冰球为生命的姑娘来说,人生之中就没有放弃的这个选项。2019年,她们开始转战俄罗斯的WHL大陆女冰联赛。这一次的远征,比此前会遇到更多的困扰:语言、文化、饮食等方面,中国女冰上上下下,对俄罗斯的生活环境都不甚了解,但一切困难都没能阻挡她们越战越勇。2019-20赛季,中国女冰以俱乐部的名义,当季就在总决赛里3比0击败俄罗斯劲旅乌法队,不仅创造了新军夺冠的奇迹,也为中国冰球拿下了第一个世界顶级职业联赛的冠军奖杯。

中国女冰夺得2020年WHL总冠军。2021年12月底,中国女冰结束了在WHL第三度的征战,回国开始为今年的大战做最后的冲刺,因为不断有新人加入,这个磨合的过程始终都在继续。而在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中,中国女冰在22轮联赛里15胜7负,位居WHL的第三位,主教练布莱恩·伊达尔斯基则对本阶段球队成功率全联盟第一表示相当满意。队长于柏巍也表示:“对于我们这样一支刚组建不久的队伍而言,现在的成绩还是挺理想的。”图片

不为谁,成为谁

Be you for you远征转战万里,前后备战五年,这是中国女冰不为人知的故事,但这一切并不代表着她们一定能重温往昔荣光——在即将打响的世界舞台上,总计只有10支球队入围决赛圈,而中国队的排名则是世界第20位,其他所有9支参赛队伍里,世界排名最低的是第11位的丹麦队。

2002年征战盐湖城的中国女冰。

对中国女冰而言,这究竟是一场多么残酷的战斗,通过这些最简单的数字似乎就足以展现。而在赛制方面,排名较低的中国队被分进五支球队组成的B组,这一组的前三名才有资格跻身八强继续战斗。这样的赛制设计,也进一步规避了冷门出现的可能性,中国女冰想有所作为,只有和每一个对手都全力拼争这一条出路。

但,这本也就是人生唯一的出路。

2022年,是中国冰雪健儿即将呈现给全国和全世界的一堂汇报演出,但在这其中,无论是观众的期待值,还是社会的关注度,中国女冰或许都排不上前几名,但这,不恰恰是这世界上大部分人生最真实的状态么。

不必在意你努力的最终结果,有没有符合这个世界的期许,而只需要问一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每天都已经竭尽全力。

所以当于柏巍提起她对2022年的期待时,她直截了当地表示,“希望每一天都可以更好,希望每一场都可以更好,让大家可以看到不同的中国女冰。”

不为谁,成为谁。为了长久的梦想,为了不懈的坚持,去全力挥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