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胜,格雷格·波波维奇自此成为NBA历史上赢球最多的教练。

事实上,这个头衔早在2019年4月就属于他了,因为那时候,波波维奇已经赢下1413场NBA正式比赛,超越伦尼·威尔肯斯登上历史榜首,只不过那1413场是把常规赛和季后赛加在一起计算的(现在是1506场),而NBA在描述球员/教练生涯总数据的时候,习惯只拿常规赛说事儿,所以拖到现在,波波维奇才正式地、官方地、彻头彻尾地拥有“NBA历史上赢球最多的教练”这一头衔——尽管,如你所知,在NBA,或者在整个北美职业运动界,季后赛是比常规赛含金量高得多的一个部分,但他们就是喜欢这么算,就是喜欢撇开季后赛单论,这大抵是世界处处荒诞的又一例证。

不管怎样,如今NBA历史上赢球最多的教练就是波波维奇了,不需要其他定语。老爷子究竟是不是为了彻底拥有这个头衔才执教到现在的?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他身边所有人都会告诉你,他根本不在乎这个纪录,甚至不想提它。但在本赛季开始之前,除了这个纪录,我们局外人又找不出什么令人信服的理由能解释波波维奇73岁还要执教这支大概率进不了季后赛的圣安东尼奥马刺。图什么呢?仅仅因为喜欢,想带这帮孙儿辈的小伙子再往上蹿一蹿?还是一旦退休除了衰老实在无事可干?究竟图什么呢?

刚被波波维奇超越的唐·尼尔森,也就是我们习惯称呼的老尼尔森,在NBA执教到自己年满70周岁之前。他干了31年NBA主帅,比波波维奇年头长得多。早年老尼尔森提携过波波维奇,对波波维奇而言,他跟拉里·布朗一样是亦师亦友的存在。但老尼尔森终生无冠,于是当他退休时,虽拥有“史上赢球最多的教练”这一身份,却从未被当成过历史第一,连讨论都没有。

那,波波维奇呢?现在波波维奇是NBA古往今来天字第一号教练了吗?是NBA教练界的GOAT了吗?

可以是。

请注意我的措辞。我说“可以是”,没说“他就是”。历史第一这种话题,放到球员领域讨论就是腥风血雨;教练,可能在乎的人少一点,愿意花力气去争吵的人也会少一点,但毕竟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

你要觉得夺冠最多、胜率最高的教练是GOAT,那菲尔·杰克逊就当仁不让。禅师手拥11戒,戒指比手指还多,常规赛胜率70.4%历史第一,季后赛胜率68.8%历史第三(排他前面的是执教到第八年的金州勇士队主帅史蒂夫·科尔和仅仅带过一年NBA季后赛的克利夫兰骑士队前主帅大卫·布拉特),生涯成就核心硬指标均在波波维奇之上。

你要觉得影响力最大、掌控力最强、文化传承最深远的教练是GOAT,那瑞德·奥尔巴克就无人匹敌。这位波士顿的主教大人构筑起震古烁今的凯尔特人王朝,执教最后十年九夺NBA总冠军。他没以教练身份继续赢下去,纯粹是因为赢累了、不想玩了、没有挑战了,未满49岁就从主教练的位子上退了下来(参考:波波维奇47岁才开始执教马刺),但此后绿衫军绵延二十余年的成功仍须记在他帐上,那些再指挥凯尔特人登顶的教练无不传他衣钵。凯尔特人队史17冠,只有2008年的最后一冠跟主教大人没有直接关联,而传承至今的绿军文化皆从他老人家而来。

你要觉得教练是一门临场指挥、调整应变的技术活儿,那拉里·布朗、帕特·莱利、里克·卡莱尔甚至“一场球如果能叫30次暂停,他场场都会赢”的道格·科林斯都有机会参与GOAT竞争。

而你若是认为理念先锋、敢于创新、引领时代、以执教改变篮球面貌才是教练这个职业的灵魂,那老尼尔森、迈克·德安东尼还有科尔也必须成为GOAT备选。

见仁见智,我不反对。现在我只说,我可以论证刚登上胜场榜首的波波维奇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教练,是GOAT,因为:上面提到评判教练优劣高下、伟大与否的每一项标准——强调,是每一项——波波维奇都很强,都靠前,都不输他人。

我们习惯了波波维奇在当今联盟备受推崇、无人质疑的模样,早忘了他是如何开始的,忘了他是怎样从那个起点走到当今这个位置。

1996年12月,赛季中途,波波维奇以马刺总经理的身份炒掉当时的主帅鲍勃·希尔,自己取而代之,开启在NBA的执教生涯。这“炒帅”的举动立刻为他贴上阴谋家和权术狂的标签,在圣安东尼奥极不得民心。马刺那年伤兵满营,也就顺势摆烂,波波维奇带队64场的成绩是17胜47负,胜率才26.6%。赛季结束时,《圣安东尼奥快递新闻》发起一项投票,结果93%的当地民众希望波波维奇滚蛋。

没人喜欢,赢不了球,除了老板的支持一无所有,这是波波维奇执教的起点。

然后,他坐在NBA选秀抽签仪式的演播室外,喝着啤酒啃着汉堡,等来了状元签,得到了蒂姆·邓肯。这就时来运转一飞冲天了吗?不。一直到1999年3月,波波维奇还差点丢了工作。

那是NBA结束停摆匆忙上马的缩水赛季,马刺头一个月6胜8负,每输一场球,喊着让波波维奇下课的声音就更响亮一些。3月初马刺客场打休斯敦火箭,全队上上下下都听说,这场再输,波波维奇就会下课,道克·里弗斯就要上台(没错,正是如今执教费城76人的里弗斯)。比赛前一晚,马刺当时两位领袖大卫·罗宾逊和“小将军”埃弗里·约翰逊相约去了波波维奇家,小将军在客厅里用他浓重的黑人口音对波波维奇说:“这是NBA,我们得打挡拆。”

我们都知道波波维奇没有失去他的大腿,可到2002年邓肯首次当选NBA年度MVP时,马刺几乎是邓肯一个人的球队,其他球员老的老小的小。如果你看过他们2002年的季后赛,就会明白什么叫独木难支——邓肯场均29分17个篮板3个盖帽顶着,也只够马刺在对洛杉矶湖人的系列赛中勉强拿到一胜,MVP根本没有冲破第二轮的机会。

正是2002年左右,波波维奇把我们现在熟知的“石匠哲学”引入到马刺,“让石头裂开的不是第101锤,而是前面100锤的每一击”开始成为这支队伍的信仰。从2002-03赛季起,马刺逐步确立起稳定可持续的团队文化,球场上也终于拥有新的核心组合,托尼·帕克和马努·吉诺比利终于都来到邓肯身边。

我花上面这些笔墨简述波波维奇执教马刺前面五六年的历程,是为了提醒各位:在你早就不记得或者从未了解过的那段时光里,我们印象中波波维奇天然拥有的资本,根本不是天然拥有的。他并不是这二十多年来都有GDP神功护体,马刺也不是自他上任之初就有优质的团队文化可以继承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这些我们感觉波波维奇天然拥有的东西,实际是他一点一滴攒出来、一尺一寸建起来的。

2003年马刺夺得第二冠,从2003到2007是这个团队真正的巅峰期,波波维奇也在不断赢球和夺冠的过程中确立了自己的大师身份。成功是笼络人心最有效的方式,到达这个高度后,圣安东尼奥再没人盼他下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