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长草期终于即将走到尽头。除湖人、尼克斯和猛龙之外,所有球队都于昨天举行了媒体日活动。球员们回到球场,开始造型照拍摄,也接受季前采访,同时还得为新赛季的训练营做做准备。一个夏天之后,我们期待着从他们身上看到和上赛季有所不同的东西。

灯光,布景,工作人员和摄影师,在训练营开始的第一天,冰沙王中心的一切都为锡安·威廉姆斯准备好了。但“胖虎”似乎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他扭过了头,看向了别的地方。我们不知道他看向了何方,但看他听凭这一个夏天的留言发酵而未置一词的行为,或许他的心思真的已经不在新月城了?他的“家人”抱怨球队“管理混乱”、“没有在他身边组建合适的阵容”——NBA的管理层不是傻子,大家都有家人,都知道家人出来说话意味着什么。

流言就是这种东西。一旦你听信了它,下了先入为主的判断,一切捕风捉影的信息看起来都能变得千真万确。比如我,作为一个《Lie to me》剧集的爱好者,就从鹈鹕新帅威利·格林的笑容中读出了一丝言不由衷。这种言不由衷源于无奈。你不确定锡安的诉求是什么,但你知道,无论他的诉求是什么,鹈鹕都很难满足他。在他加盟鹈鹕的两个赛季里,鹈鹕已经换了三个先发控卫和三个主教练,但他要的压根也不是这些。此前我们还从没见过在新秀合同期内就启动逼宫肥皂剧的先例,遑论是天之骄子的状元秀。或许在快餐文化中成长起来的Z世代,就是连走人也要来得比前人要早一些。

有些伟人喜欢在大战之前秀一秀自己的艺术细胞,作诗一首。曹操就层于赤壁前横槊赋诗,咏以《短歌行》。看起来约老师也有类似的兴趣。丹佛掘金如是描述新晋MVP在媒体日兴之所至作画一幅的行为:“你懂的,球场内外,他都是艺术家。

但当你看到这位艺术家的画作,也许会不禁感慨,他的画就像他的传球一样天马行空,难以捉摸。我们依稀可以看出他想要画出一个火柴人和两个掘金队徽,但这鬼斧神工的笔力多少还是让人无力吐槽……”很明显,波士顿的摄影师希望凯尔特人球员们能在今年的造型照里展示出一些久违的兽性来。这种调调可能挺适合豹头环眼的杰伦·布朗,塔图姆做起来也有些不怒自威,但由老霍福德来做则多少显得有些便秘式的喜感……

照拍的如何另说,至少霍福德通过这次拍照团建表现了他的态度:尽管已经是个35岁的老将,但他依然愿意和队里的年轻人打成一团——何况,这些年轻人就是他看着长大的,那些给他们高位掩护和手递手传球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呢。在离开他的两年里,波士顿球迷们看着泰斯和罗伯特·威廉姆斯,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他。

波士顿想念的人回来了。金州最想念的人也快要回来了。尽管还没有得到复出许可,但克雷已经在媒体日上偷偷投了一串6投6中的三分球。这位两年没有上场打过一分钟球的运动员初步将自己的复出时间定在了明年1月。库里甚至已经开始畅想那一刻了:“等到他(克雷)回来的那一刻,我想我可能会热泪盈眶。这里的球迷会给他他所应得的热爱。尽管我现在坐在这里接受你们的采访,但我的思绪已经飞到那一刻了。他一定会打得非常棒的。”

库里正在为队友未来的复出而热泪盈眶,他的队友维金斯则还心事重重,哪怕拍定妆照时也要时刻紧盯着手机,可能是在关注新闻,也可能是在和自己的团队交流。因为信仰,维金斯和欧文一样拒绝了注射疫苗,他的新赛季之旅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但他的嘴不但大,而且很硬:“和我的身份、疫苗相关的事都是我的私事,所以我要为此保密。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相信自己的信仰,要为我的信仰而奋斗。”

同样“为自己的信仰和信念而奋斗”的人还有凯里·欧文。由于纽约市的健康和安全条例,这位在球场外遭受巨大非议的运动员压根就没有出现在媒体日,只能通过Zoom会议和媒体们打嘴仗。三巨头少了一位,哈登和杜兰特也始终在采访和拍摄中显得尤其严肃。在经历了上个赛季连绵的伤病和痛苦的失利之后,这支自组建之日就吸引了巨大的关注度的超级球队,以哀兵的姿态开始了他们的新赛季训练营。他们的目标,只有总冠军。

和欧文一样,布克也缺席了球队的媒体日。这让菲尼克斯的媒体日首发合影中只出现了四名球员。他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约一周,失去了味觉和嗅觉,很可能将缺席下周训练营的开始阶段,好在他自称会在常规赛开始之前复出。作为上赛季异军突起的西部新贵,太阳队需要一个健康的布克,才能以万全姿态面对新赛季的挑战。

这张图上从左到右的球员分别是道格·麦克德莫特、德文·瓦塞尔、凯尔登·约翰逊、特雷·琼斯和德里克·怀特。我知道我需要介绍一下他们,因为这可能是自1989年大卫·罗宾逊加入马刺以来,最平民的一支马刺队。没有双塔,没有GDP,甚至连阿尔德里奇和德罗赞的双德组合也没有,对于大多数的球迷来说,这些坐在石阶上的马刺球员们多少还是显得有些陌生。他们中会有人脱颖而出,让世界记住他们的名字吗?

在开拓者的媒体日拍摄中,利拉德掏出了他今年夏天刚刚赢下的东京奥运会金牌。可见31岁的他有多珍视自己职业生涯里的这第一项团队荣誉。尽管他已经澄清自己从未认真考虑过提出交易离开波特兰,但他可能还会记得德拉蒙德·格林熟练地教他开香槟的样子。当忠诚和胜利的道路南辕北辙,他蹲了下来,手持金牌,俯视着脚下的深渊,陷入了沉思。而当他俯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仰视着他。一步踏错,再难回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